永利集团

永利集团 59
善寿司割烹,以作保新鲜的食物的材料带给的可口口感永利集团

先用双氧水洗后再撒上冰硼散,差不离2-3个疗程可愈

他还带上了一位比窥基年纪小的童子永利集团:,尉迟宗将军忙迎进玄奘法师

三车和尚

三车和尚

窥基本是唐金吾卫将军尉迟敬宗之子,後从玄奘出家,成了玄奘的高足弟子。一生著述无数,宣扬玄奘传入的法相唯识学,是佛教史上的著名人物。然而,窥基出家的原因却非常奇特,是被父亲一怒之下赶出来的。

一天小厮忽报说玄奘法师登门化缘,尉迟宗将军忙迎进玄奘法师,顶礼拜过。玄奘法师说自己贸然造访,是有事相求,还望将军不吝布施。尉迟宗听后慷慨地说,斋供佛门是自己平生最大的宿愿,请大师明示,一定有求必应。

唐贞观十九年,玄奘游印度归来,在长安创办译经道场,一边翻译佛典,一边讲经说法传道。在从事传译事业的同时,他也很注意物色、培养说法的人才。一次,玄奘偶在路上行走,碰上了眉清目秀、举止大方的窥基,便欲度他为弟子。可一打听才知道,眼前这位少年竟是尉迟敬宗将军的公子。这位公子的名气在京都是人人皆知的,他虽然出身将门,却自幼通学儒典,善於属文,他的文章也早已得到许多卿大夫的赏识。这样一位宝贝儿子,尉迟将军能够割爱相舍吗?玄奘心想∶不论如何都应先试试再说。

玄奘法师说道:“几日前令公子与贫僧有缘相识,我观他相貌堂堂,器宇非凡,颈有玉枕,十指皆盘折如印,实为佛门大器。故欲度之为僧,为我佛门立一无量功德,还望将军成全。”

这一天,玄奘特意来到尉迟将军家中作客,为了达到目的,他还带上了一位比窥基年纪小的童子。那位童子说起来也非同小可,本是西域人,却聪颖绝伦,过目成诵,记忆的天才很少有人能及得上他。玄奘自印度东归时,遇上并收留了这位童子。

尉迟宗听后直觉得热血沸腾,头上热气直冒。他怎么能舍得放爱子去出家呢?因此讪讪地说:“犬子一向粗野,怎么配大师度他?”分明舍不得爱子出家。

玄奘带著童子来到将军府上,东扯西拉,不一会便把话题转到了窥基身上。玄奘说∶「听说将军的公子文采横溢,才华出众,何不请出来让贫僧见识一下呢?」尉迟敬宗哈哈大笑,道∶「小小的孩子能有什麽才华文采,还不是大家捧著说嘛。」口上虽然谦虚,心中却为自己有这样一位孩子而骄傲。他随即唤出窥基说∶「这位法师想见识一下你的学问。咱们武将人家又有什麽学问了,除了兵书韬略还能会什麽,你就把自己学过的兵书背给法师听听吧。要用心背,别扫了法师的雅兴。」

玄奘法师说,像窥基这样的将门佛子,非将军无人能生养;除贫僧无人能发现,实为难得的僧才啊!将军如果爱他,就应当帮助他。有道是一子出家,七祖成佛。这是盖世功德,浩瀚福田。于国有益,于家有望,于人有利,于己有德。望将军三思,说一不二。

尉迟敬宗官至将军,自小便教给窥基兵书战法,他让儿子背兵书,正是要让儿子背诵他最熟悉的,以便向玄奘显示∶自己的儿子确是名不虚传的。窥基得到父亲指令,便把自己学过的兵书毫不停顿,从头至尾地背诵起来,果然是一字不错。玄奘听窥基背书,越听他背;心中就越喜欢他。他几次向那位童子使眼色,要他用心记忆兵书的内容。

一席话说得尉迟宗心悦诚服,思前想后,在情在理,何况他早已说过有求必应的话,因此当下同意了。不料,早在门外听了很久的窥基突然闯了进来,大声说:“我不愿意!”

窥基把洋洋数千言的兵书背完,玄奘道∶「果然名不虚传,真是将门虎子啊。」尉迟敬宗谢道∶「哪里的话,法师您太过奖了,小心别把孩子宠坏了。」这时,玄奘对身边的童子说∶「这是上古兵书,刚才那位哥哥背了一遍,你也背背看到底能记住多少。」那位童子於是便背诵起来,从头至尾,也是一字不错。

又隔了几日,玄奘再次来到将军府。随身还带来了一个西域神童。将军便命窥基出来拜见法师,并要他把自己写的兵书带上,当面向法师诵读请教。

这下可把尉迟敬宗气坏了,他不敢得罪玄奘,便迁怒於窥基说∶「你这个孽子,把我的脸丢尽了。刚学了几天就卖弄学问,却连个胡人的孩子都不如,还留你何用,看我不杀了你。」

窥基不敢违抗父命,只得带上兵书,出来拜见法师。玄奘法师说:“听说公子写有数千言的兵书,贫僧今日特来欣赏,请公子念来听听,以饱耳福。”说完目视身边的童子,要他留神注意。

玄奘一看妙计生效,连忙劝阻说∶「将军息怒,公子还是聪明绝伦的。你既不喜欢他,不如送我做弟子算了。我在印度的时候,有人给我算卦,劝我回来,说我的弟子已出世了。算起来那位卦师所指的就是你的公子了。」尉迟敬宗说∶「此子粗俗不堪,只怕难成大器。」玄奘笑说∶「此子的学问气度,只有将军才能生得出来,也只贫僧才能识得。如果将军同意,便送给我做弟子好了。」尉迟敬宗馀怒未息,也不细加考虑,便同意了玄奘的请求。

窥基不知就里,洋洋得意地诵完他自己写的兵书。玄奘待他念完之后,就对尉迟宗将军说:“公子所诵的是无名氏所写的古代兵书,不足为奇。”

但窥基却心有不甘,他觉得出家当和尚太苦了,不能饮酒吃肉,每天只许吃一餐,还要节制情欲,自己实在受不了。他於是提出条件说∶「要我出家也可以,只是得答应我三个条件。一是不要强迫我节制情欲,出家後我照样要娶妻纳妾,软玉温香抱满怀。二是要让我大鱼大肉吃个痛快。三是要允许我随意饮食,不必遵守每日一餐的僧规。如答应这三个条件,我随你出家就是了,反正父亲也不要我了。」

将军不信,玄奘说如果不信,可叫这名童子诵来,他早已读过此书。童子依言一字不差地诵了出来。

玄奘一听,大喜过望。对方的三个条件虽然很重,但假以时日,未必不能感化他放弃这些要求。不管怎麽说,先把弟子收过来为是。於是,玄奘便答应了窥基的条件,领著他出家了。直到贞观二十二年,窥基已经十七岁了,才在玄奘的循循教诲下改变原来的主意,真正喜欢上了佛法。於是便正式受戒,剃发为僧了。

尉迟宗将军听了,勃然大怒,骂儿子欺世盗名,喝令将此逆子关禁闭。玄奘法师立刻替公子求情,说与其这样,不如让我度他出家,将军这才答应免于惩罚。这时窥基早看出玄奘的用意,执意不从,玄奘“化缘”又一次失败。

窥基所提的三个条件,件件触犯佛教重戒,荒唐透顶,但却显示出窥基磊落不群的个性。玄奘听了他的无理要求,却不动声色,一口应承,正表现了玄奘临机应变、机智灵活的大士用心。传说,窥基出家後确实一度不断三事,出行常以三车自随,前车载经论书籍,中车自御,後车载家仆妓女、美味佳肴,故关中称其「三车和尚」。後来於太原传法,路遇一老丈,问车中所乘何人,窥基回答说是家属。老丈说∶「你既然精通佛法,却带著家属上路,恐怕不合教旨吧。」窥基闻言羞愧难当,顿悟前非,遂独往传法,自此严守戒规,断除了三事。那位老丈,据说是文殊菩萨的化身。

后来,玄奘讨得了皇帝要窥基出家的诏书,终于将窥基“逼”入佛门。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