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集团


刊杂志上.广而告知中医中中药秘方网办网为,结果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完l料

赶了86公里的路才来到旺玖村找陈家成诊治,加上村里没有乡 村医生

煎煮及服用方法也是药物取效重要的一个环节,●对比各家经方和仲景原方的剂量

作为一名乡村医生,近年在学用经方治病的过程中,又有了一些新的体会,关于经方剂量,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仝小林教授的《重剂起沉疴》和李可老中医的《李可医论专辑》等书中作了详细阐述,值得学习。笔者认为,伤寒方用治杂病时,对于年老体弱及小儿等一些特殊群体,应按原方比例减量,也即无论方子大小,原方中药物的比例不能变,此一点尤为重要,不然很难取效。煎煮及服用方法也是药物取效重要的一个环节。比如,
经方一般服法是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温分三服。现在多是一剂药分两次煎甚至有三煎者,依次服下,此法用做调理慢性病服用,或许有效,若遇伤寒高热及急危重症则杯水车薪,贻误病情。特别值得提出的是《伤寒论》仲景有时用竹叶两把,石膏如鸡子大,杏仁七十个等量化药物,有人疑其过于随意,当时既然有相对精确的两、斤等计量单位,为什么要用这么不甚精确的计量单位呢?也许,这正是仲景的良苦用心,因为他知道千百年后,度量衡难免会有不同的标准,如果只用一种统一的计量方式,后人难免误解其制方本意,特别是药物之间的比例关系,故而用最简单明了且千百年后也几乎没有变化的量化方式来确定药物剂量(两千年来度量衡的发展充分证明了此点)。例如,小柴胡汤中柴胡用量为半斤,而柴胡桂枝汤中柴胡用量为四两,通过两方对比,可以推算出柴胡桂枝汤是柴胡汤和桂枝汤各一半的量。另外,书中还用升、合、个等作计量单位的,通过对比互看,上下合参,仲景只有一个意图,那就是,后人不要误解了自己的制方意图,类似例子,书中不胜枚举,圣人之心,千古常昭。

经方剂量不守祖训是中医疗效下降的重要因素

●对比各家经方和仲景原方的剂量,大多已经不是剂量比严格的仲景原方。以这样的“经方”在临床验证仲景原方所治,去领会仲景原条文的精神,难免会有所偏颇。

图片 1

●严格讲,剂量不准确的“经方”不能叫经方,经方中药味相同而剂量不同的方剂很多,但仲景却给出了不同的方名,说明一味药剂量有变,“法”就变了。经方“经典”的魅力也许就在这细微的变化上。

中医有句名言:剂量乃仲景不传之秘。可见剂量对疗效的重要性。

●对于前人使用方剂的经验,一定要参照使用时的时间、空间背景,尽量多地注意到使用时的细节,这样学到的东西才有可能“神似”。

经方剂量到底是多少?

柴胡桂枝干姜汤见于《伤寒论》第147条,原文为“伤寒五六日,已发汗而复下之,胸胁满微结,小便不利,渴而不呕,但头汗出,往来寒热,心烦者,此为未解也。柴胡桂枝干姜汤主之。”胡希恕用此方治疗低热、便结“很好”;刘渡舟先生用此方治口干、便溏、肝气不舒“疗效卓著”;黄煌将其定位于“柴胡类方中的安定剂和精神疲劳恢复剂”。为何对于这个方子各家都很推崇,但用法却如此多、甚至相反呢?笔者在编撰《柴胡类方歌括》的时候伤寒论发现,从剂量比的分析可以解答这个问题。

中医有句名言:剂量乃仲景不传之秘。可见剂量对疗效的重要性。

各家观点有“各家的用法”

但是,张仲景在伤寒论中明明白白标明了剂量,何来不传之秘的说法?

笔者学习经方时对于剂量很是关注,但由于汉代的一两到底相当于现在的多少克众说纷纭,故仲景原方中各药的剂量到底是多少,现在无法定论。然而原书中柴胡桂枝干姜汤各药单位都是“两”,故各药剂量之比例不会有异议,为“柴胡姜桂八二三,蒌四芩三二牡甘”,即柴胡八两,桂枝三两,干姜二两,瓜蒌根四两,黄芩三两,牡蛎二两,炙甘草二两。现代医家是否遵从了这个比例呢?

中医方剂剂量的混乱,其实是一千多年以来战乱和历史沿革导致的。直到明代李时珍著述《本草纲目》时,说:“汉之一两,今用一钱可矣。”可见李时珍并没有经过仔细的考证(当然他也没有条件考证),而是根据经验和当时社会的流行做法,做出的一个权益之计。但是这一权益之计,被后来者当做定法,成为铁律,以至于完全背离仲景和经方的本意和本来面目,造成如今中医疗效极差的可悲现实。

胡希恕的常用量为柴胡24克,桂枝9克,干姜6克,瓜蒌根12克,黄芩9克,牡蛎9克,炙甘草6克,除了牡蛎的比例略高外,其他与仲景原方吻合。刘渡舟的常用量为柴胡16克,桂枝10克,干姜12克,瓜蒌根10克,黄芩4克,牡蛎30克,炙甘草10克,与原方剂量比相比,最显著的变化为柴胡、黄芩比例减少很多,而桂枝、干姜增加很多。黄煌的常用量为柴胡6~12克,桂枝6~10克,干姜3~6克,瓜蒌根10~12克,黄芩5~10克,牡蛎10~15克,炙甘草3~6克,“柴胡︰桂枝︰干姜”在仲景原方中为“8︰3︰2”,在这里已经无法找到原方剂量比的痕迹。

可喜的是,现代考古学已经发现了汉代度量衡的实物证据,因此,伤寒论经方的剂量问题已经变得明明白白,毫无疑问了。

对比以上各家常用量和仲景原方的剂量比,可以看到各家所用之方大多已经不是剂量比严格的仲景原方,而是经过自己改造的“经方”。而各家和各家的学习者都错以为自己用的还是仲景的经方,以这样的“经方”在临床验证仲景原方所治,去领会仲景原条文的精神,难免会有所偏颇。严格讲,剂量不准确的“经方”不能叫经方,经方中药味相同而剂量不同的方剂很多:如桂枝附子汤和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桂麻各半汤和桂二麻一汤、小承气汤和厚朴三物汤、桂枝加桂汤和桂枝加芍药汤等等。如果按现在医家的观点看,这些似乎都能视做同一个方,但仲景却给出了不同的方名。仲景方中一味药剂量有变,“法”就变了,经方“经典”的魅力也许就在这细微的变化上。

具体的考证方法和过程,那是考古专家的工作,这里不做多说。兹据柯雪帆教授归纳整理的资料并经反复称量核实,摘要如下。

学习他人经验要细致

斤=250克(或液体250毫升,下同)

在中国中医药报2010年7月5日4版头条《中医需有“术”更需有“道”》一文中提出了一个问题——“同一方证,便干和便溏截然相反,而两种说法又都是来源于实践,都没有错。为什么?”如果从剂量比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那么他们所用的,本就不是同一个方,所治的证自然不会相同。而如果按胡希恕先生的剂量比用柴胡桂枝干姜汤,要治疗刘渡舟先生所认为的柴胡桂枝干姜汤证——“口干、肝气不舒、便溏”的话,怕是不能获得预期效果的。

两=15.625克

所以,对于前人使用方剂的经验,一定要参照使用时的时间、空间背景,尽量多地注意到使用时的细节,这样学到的东西才有可能“神似”。学习仲景的原方,一定要对于仲景的剂量比、剂量、方后注都有足够的重视。而学习胡希恕、刘渡舟、黄煌和其他医家的经验时,也一定要注意到用量的多少和比例,及其具体的煎法、服用量、药后调摄等细节问题。

升=液体200毫升

黄煌教授在一篇文章中提到过“一家有一家的仲景,各人有各人的伤寒”。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之一,就是后学者对于经方的学习不能“入细”。今人在学习时如果不注重前人经验中的细节,各执己见,就会在如“柴胡桂枝干姜汤方证中是该有便溏,还是便结”之类的临床问题上陷入无用的争论。

合=20毫升

研究经方剂量有得

圭=0.5克

笔者一直致力于带剂量的经方类方歌括的编撰,在不断推敲中获益良多。在此将编《柴胡类方歌括》时所得略述如下:

龠=10毫升

1.柴胡类方根据柴胡的用量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柴胡八两,分别是小柴胡汤、大柴胡汤和柴胡桂枝干姜汤;一类是柴胡四两,分别是柴胡桂枝汤和柴胡加龙骨牡蛎汤;还有一类是柴胡加芒硝汤,柴胡用量是八两的三分之一,二两十六铢。

撮=2克

2.“去滓再煎”《伤寒论》中有七方用到,柴胡类方中有三个,都是柴胡八两。

方寸匕=2.74克

3.柴胡加芒硝汤中,小柴胡汤的药物除半夏外都是小柴胡汤方中用量的三分之一,以此类推半夏也应该是“半升”的三分之一,柴胡加芒硝汤中半夏的量是二十铢,这样可以推导出小柴胡汤中的半夏“半升”应该是二两半,这也为《伤寒论》中其他以“升”为单位的药物的换算成“两”多了一个参考。

金石类药末约2克

草木类药末约1克

一钱匕=1.5-1.8克

一铢=0.7克

一分=3.9-4.2克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