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集团


为什么呢人体有使自身在外界温度变化时仍保持体温恒定的机能

足引起运化无力所致,脾气虚弱型多因中气不足引起运化无力所致

因而佛鼓无边,以不见相而前来见我

住在佛寺里,为了看师父早课的仪礼,清晨四点就醒来了。
走出屋外,月仍在中天,但在山边极远极远的天空,有一些早起的晨曦正在云的背后,使灰云有一种透明的趣味,灰色的内部也仿佛早就织好了金橙色的衬里,好像一翻身就要会光万道了。
鸟还没有全醒,只偶 住在佛寺里,为了看师父早课的仪礼,清晨四点就醒来了。
走出屋外,月仍在中天,但在山边极远极远的天空,有一些早起的晨曦正在云的背后,使灰云有一种透明的趣味,灰色的内部也仿佛早就织好了金橙色的衬里,好像一翻身就要会光万道了。
鸟还没有全醒,只偶尔传来几声低哑的短啾,听起来像是它们在春天的树梢夜眠有梦,为梦所惊,短短地叫一声,翻个身,又睡去了。
最最鲜明的是醒在树上一大簇一大簇的凤凰花。这是南台湾的五月,凤凰的美丽到了峰顶,似乎人开了染坊,就那样把整座山染红了,即使住灰蒙的清晨的寂静里,凤凰花的色泽也是非常雄辩的。它不是纯红,但比纯红更明亮,也不是橙色,却比橙色更艳丽。比起沉默站立的菩提树,在宁静中的凤凰花是吵闹的,好像在山上开了花市。
说菩提树沉默也不尽然。经过了寒冷的冬季,菩提树的叶子已经落尽,仅剩下一株株枯枝守候春天,在冥暗中看那些枯枝,格外有一种坚强不屈的姿势,有一些生发得早的,从头到脚怒放着嫩芽,翠绿、透明、光滑、纯净,桃形叶片上的脉络在黑夜的凝视中,片片了了分明。我想到,这样平凡单纯的树竟是佛陀当年成道的树,自己就在沉默的树与精选的芽中深深地感动着。
这时,住寺庙的角落中响动了木板的啪啪声,那是醒板,庄严、幽微地唤醒寺中的师父。醒板的声音其实是极轻极轻的,一般凡夫在沉睡的时候小可能听见,但出家人身心清净,不要说是行板,一根树枝落地也是历历可闻的吧!
醒板拍过,天空逐渐有了清明的颜色,燕子的声音开始多起来,也像是被醒板叫醒,准备着一起做早课了。
然后钟声响了。
佛寺里的钟声悠远绵长,犹如可以穿山越岭一股。它深深地渗入人心,带来一种惊醒与沉静的力量。钟声敲了几下,我算到一半就糊涂了,只知道它先是沉重缓慢的咚嗡咚嗡咚嗡之声,接着是一段较快的节奏,嗡声灭去,仅剩咚咚的急响,最后又回到了明亮轻柔的钟声,在山中余韵袅袅。
听着这佛钟,想起朋友送我一卷见如法师唱念的“叩钟偈”。那钟的节奏是单纯缓慢的,我第一次在静夜里听叩钟偈,险险落下泪来,人好像被甘露遍洒,初闻天籁,想到人间能有几回听这样美的声音,如何不为之动容呢?
晨钟自与叩钟偈不同。后来有师父告诉我,晨昏的大钟共敲一百零八下,因为一百零八下正是一岁的意思。一年有十二个月,有二十四个节气,有七十二候,加起来正合一百零八,就是要人岁岁年年日日时时都要警醒如钟。但是另一个法师说一百零八是在断一百零八种烦恼,钟声有它不可思议的力量。到底何者为是,我也不能明白,只知道听那钟声有一种感觉,像是一条飘满了落叶尘埃的山径,突然被钟声清扫,使人有勇气、有精神爬到更高的地方,去看更远的风景。
钟声还在空气中震荡的时候,鼓响起来r。这时我正好走到“大悲殿”的前面,看到逐渐光明的鼓楼里站着一位比丘尼,身材并不高大,与她面前的鼓几乎不成比例,但她所击的鼓竟完整地包围了我的思维,甚至包围了整个空间。她细致的手掌,紧握鼓槌,充满了自信,鼓槌在鼓上飞舞游走,姿势极为优美,或缓或急,或如迅雷,或如飙风……
我站在通往大悲殿的台阶上看那小小的身影击鼓,不禁痴了。那鼓,密时如雨,不能穿指,缓时如波涛,汹涌不绝;猛时若海啸,标高数丈;轻时若微风,抚面轻柔;它急切的时候,好像声声唤着迷路归家的母亲的喊声;它优雅的时候,自在一如天空飘过的澄明的云,可以飞到世界最远的地方……那是人间的鼓声,但好像不是人间,是来自天上或来自地心,或者来自更邈远之处。
鼓声歇止有一会儿,我才从沉醉的地方被叫醒。这时《维摩经》的一段经文突然闪照着我,文殊师利菩萨问维摩诘居士:“何等是菩萨人不二法门?”当场的五千个菩萨都寂静等待维摩诘的回答,维摩诘怎么回答呢?他默然不发一语,过了一会儿,文殊师利菩萨赞叹地说:“善哉、善哉!乃至无有文字、语言,是真入不二法门。”
后来有法师说起维摩诘的这一次沉默,忍不住赞叹地说:“维摩诘的一默,有如响雷。”诚然,当我听完佛鼓的那一段沉默里,几乎体会到了维摩诘沉默一如响雷的境界了。
往昔在台北听到日本“神鼓童”的表演时,我以为人间的鼓无有过于此者,真是神鼓!直到听闻佛鼓,才知道有更高的世界。神鼓童是好,但气喘咻咻,不比佛鼓的气定神闲;神鼓童是苦练出来的,表达了人力的高峰,佛鼓则好像本来就在那里,打鼓的比丘尼不是明星,只是单纯的行者;神鼓童是艺术,为表演而鼓,佛鼓足降伏魔邪,度人出生死海,减少一切恶道之苦,为悲智行愿而鼓,因此妙响云集,不可思议。
最最重要的是,神鼓童讲境界,既讲境界就有个限度;佛是不讲境界的,因而佛鼓无边,不只醒人于迷,连鬼神也为之动容。
佛鼓敲完,早课才正式开始,我坐下来,在台阶上听着大悲殿里的经声,静静地注视那面大鼓,静静地,只是静静地注视那面鼓,刚刚响过的鼓声又如潮汹涌而来。
殿里的燕子也如潮般在面前穿梭细语,配着那鼓响。

图片 1

文殊师利面对维摩诘的不太友好的欢迎词也充分表现了智慧,缓和气氛,充满机锋。“如是!居士!若来已,更不来;若去已,更不去。所以者何?来者无所从来,去者无所至,所可见者,更不可见。”
是啊,居士,如果看有个来的相,但这个来相已经过去发生,所以不能说有来相;若有去的相,已经去过了,所以也不能说去相。所以来去无从至,所见非可见。

声觉群生遍十方

龙树《中论·观因缘品第一》:“不生亦不灭,不常亦不断;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出”;

暮叩钟偈

“不来相而来,不见相而见”
在佛经里意思已经明了。在现世中,我觉得还可以有其他理解。

一人一乾坤,一鼓一山河。

大意指,维摩诘居士见文殊师利大菩萨来,便道:“欢迎您,文殊师利!您以不来相而来到我这里,以不见相而前来见我。”
这里就比较难理解了,不来相而来,不见相而见,如何理解呢?是否欢迎词里含有点对抗?气氛有点紧张。

【时间】晨鼓4:50  暮鼓8:45

感谢方用老师的精彩讲解。

图片 2

维摩诘居士“其以方便,现身有疾”(方便品第二),以方便法,示现身有疾病,佛来说法,借故不去礼拜供养。佛知其意,即欲派十大弟子探望(弟子品第三),各位弟子都表示“不堪任”。因为都自叹不如。

·洪钟一叩,激起浪千层。低缓悠扬的梵声,随风飘扬;清灵通彻的钟声,荡转不息。歌声高嘹激荡,颇有气冲霄汉之势。可谓梵音绕梁久不绝,涤荡浊世尘心。

“虽然来了,但好像没有准备来;虽然见了,但好像没有准备见。”有种不期而遇的欣喜和担忧。

鼓楼·相信鼓声的力量

先介绍下对话背景。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